书籍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的封面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

[日]原聖

出版社

八旗文化

出版时间

2019-06-12

文件格式

EPUB

文件大小

15.75MB

评分

★★★★★
内容简介

「最初的歐洲人」──凱爾特,他們建立了西方文明的基底,

卻被羅馬和基督教文明覆蓋,視之為邊陲的「野蠻」文化。

凱爾特不只專屬於愛爾蘭!而是歐洲世界共通的文化遺產。

找尋最原始純粹的異教文化,從民俗學、語言學、歷史學全面解讀歐洲的起源!

一九八○年代後半,歐洲掀起了一波重新發現「凱爾特」的風潮。當時蘇聯勢力衰退,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九三年歐盟誕生,在歐洲逐步邁向大團結、重獲新生之時,凱爾特文化被視為是全歐洲共通的遺產,受到各國矚目。

雖然長久以來認為歐洲文明的基礎是羅馬與基督教文明,這點非常具有正統性,但這兩者並非歐洲所獨有。若再往更早之前追溯,在羅馬與基督教出現之前,幾乎遍及整個歐洲,可作為歐洲獨特認同基礎的,正是凱爾特文化。

「最初的歐洲人」凱爾特,在經過漫長時光後,仍在歐洲文化之中深植了某些如今我們依舊熟悉的元素,像是妖精、巫女、小人族、巨石文化、亞瑟王傳說。本書將以布列塔尼、愛爾蘭為中心,掌握其未受時代渲染的真實樣貌,帶領我們踏上尋找歐洲根基的知識之旅。

■獨一無二、首次出現全面的「凱爾特歷史」!

凱爾特文化是了解世界史、尤其是西方文明關鍵的最後一塊拼圖。

在凱撒的時代,凱爾特人這個稱呼,是指以高盧地區為中心生活的人群,他們沒有自己的文字,只能在主流文明中被書寫。更久遠之前的古代,從不列顛群島、伊比利半島,乃至中、東歐到小亞細亞的一部分,都存在著與高盧人語言相通的集團,這就是我們大致可用語言範圍所定義的凱爾特文化圈。本書便是闡述這一文化圈的人們遭遇了何種歷史變遷的通史。

「凱爾特」一詞最早出現在西元前五世紀,並於西元前一世紀成為該族群的自稱。只是,這樣的稱呼也只用到西元五世紀為止。七世紀的神學家聖伊西多祿在著作中,還曾提及過去伊比利半島上存在凱爾特人,但當時這個民族的蹤影已消失不見。到中世紀後期,高盧人、凱爾特均已遭遺忘。

至十六世紀以降,「凱爾特」這個稱呼當作自身民族的起源與文化認同的展現,被歐洲人再次使用。故此,「凱爾特」重新復活登上歷史舞台。存在於歐洲文明之中,時而潛伏、時而外顯的「凱爾特水脈」,是貫穿西方文明的關鍵。

■「說到凱爾特的話,就是愛爾蘭!」……真的是這樣嗎?

現今認識的凱爾特,已是重新解讀的產物──回歸凱爾特的真實脈絡。

目前多數關心凱爾特文化的人必會造訪之地是愛爾蘭。有關凱爾特歷史與文化的概論書籍,主要都是以愛爾蘭為中心。雖然一般都認為,從歐洲大陸移住到不列顛群島的古代凱爾特人,被羅馬人與基督教徒追趕,獨自在愛爾蘭島艱苦地生存下來,但是最近的研究正在否定這種常識。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愛爾蘭把凱爾特文化當成國家認同的基礎來加以主張。愛爾蘭是因為在近代成為獨立國家,需要面對如何追溯歷史斷裂的課題,才尋求將凱爾特文化作為起源;這不過是二十世紀,乃至於最近發生的事。

但是實際上,對凱爾特文化進行實證性的歷史檢驗時,愛爾蘭的分量反而降低了;甚至可以說,它和古代的凱爾特之間完全沒有關聯。本書釐清了從語言學與歷史學兩方面看見的「凱爾特文化圈」之間的奇妙「錯位」關係,展示了包括法國布列塔尼、英國的康威爾、曼島在內的凱爾特文化之分佈。

■妖精、巫女、小人族、巨石遺跡,與歐洲家喻戶曉的亞瑟王傳奇──

發掘有別於基督教文化、凱爾特在歐洲留下的豐富元素。

相較於我們今日對歐洲的進步印象,透過凱爾特文化所呈現出的「歐洲」還有另一個面相,那就是被羅馬文明與基督教所壓抑,視之為野蠻、雜亂無章的文化。這些文化要素包括,以英國巨石陣為代表的巨石文化、及妖精、巫女、惡鬼、小矮人等等今日仍常在電影小說中借題的地方傳說。這些我們熟悉的要素,其實源自在古代一直被視為邊陲文明的凱爾特人。

今日凱爾特人最知名的故事,便是九世紀時出現、到了十二世紀前半化為文字而記錄下來的亞瑟王傳奇。「亞瑟王」代表的角色,便是日耳曼人大遷徙、入侵大不列顛島時,當地人之中奮勇抵抗侵略者的英雄。即便無法從史實上證明他的事蹟,但亞瑟王的形象經過多次傳承、再生,已成為無比真實的存在。

■經過漫長歷史潛伏的凱爾特水脈,最終在近代形成「凱爾特學」,

也成為歐洲在二十世紀末創建共同體的思想基礎。

長久以來因為基督教文明覆蓋,而被邊陲化的「凱爾特」,成為「異教」般的存在。然而,凱爾特文化並未因此被消滅,而是以地方民俗、傳說的形式保存下來。透過近代民俗學的成立,有關凱爾特的文化要素被重新挖掘、蒐集。另一方面,隨著民族國家的出現,凱爾特人也被法國視為是「我們的高盧祖先」而被正式納入正史之中。

到了二十世紀初,愛爾蘭以凱爾特當作建構自身民族起源的基礎之後,凱爾特一直以來被壓抑的文化水脈在二十世紀噴發出來,透過語言學、考古學、歷史學、文學的建構,「凱爾特學」於焉成立。跨越世紀之交,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成為歐洲共同的珍貴文化資產。

然而,此時充滿活力、具有豐富內涵的「凱爾特」,已經距離「真實」的面貌相距甚遠,成為結合歷史與虛構、事實與想像的學科。本書透過語言學、考古學、歷史學,試圖客觀地掌握凱爾特穿越漫長時光留給後世,清晰卻又模糊的文化遺產。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從古代延續至今的「凱爾特文化水脈」,雖然在歐洲史中超脫了國家疆界與民族框架,且被當成建構歐洲共同體的文化基礎,在進入二十一世紀時,掀起重新解釋的熱潮。然而,凱爾特人在漫長的歷史中,一直處在主流文明之外,被視為是「邊陲」的野蠻文化。如今,歐洲似乎又再度面臨分裂的命運,未來凱爾特的水脈,會再度成為團結歐洲的關鍵角色嗎?

作者簡介

原 聖

女子美術大學藝術學部教授,專長近代語言社會史、文化人類學、比較民俗學。精通布列塔尼方言。著有《周緣性文化之變貌》(三元社,一九九○)、《〈民族起源〉的精神史──布列塔尼與法蘭西近代》(岩波書店,二○○三);編著《凱爾特諸語文化的復興》(三元社,二○一二)、與平田雅博共編《帝國‧國民‧語言:來自邊境的視點》(三元社,二○一七)等等。

審訂者簡介

楊明蒼

台灣大學外語系教授,專長中世紀文學、亞瑟王傳奇的研究。

譯者簡介

鄭天恩

台大歷史研究所碩士,曾任出版社日文編輯,現為專職譯者。譯有《文明的遊牧史觀》、《二十世紀旗手》、《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等作品。

目录
【序 言】話說從頭──凱爾特是什麼?
最初的歐洲──凱爾特人/用來療癒的凱爾特/凱爾特別緻的文化水脈/歐洲的凱爾特旋風/日本的凱爾特旋風/凱爾特是什麼?/凱爾特與高盧/與鄰近集團的差異化/專有名詞的自稱/本書的意圖
【第一章】「異教徒之地」的信仰
◎崇尚自然信仰的布列塔尼
稱為「異教徒之地」的地方/上天的保佑/聖約翰之火/水的恩賜/對樹木的情感/槲寄生的習俗

显示全部
用户评论
隐藏评论
在興亡的世界史叢書里的凱爾特,最初的歐州里講過凱爾特的自然主義,這種充滿了自然主義療愈系的方式其實是歐州的水脈。所以大概就知道他們會采用群體免疫這種我們認為匪夷所思的抗疫方法。玩游戲魔獸世界時的精靈職業德魯依就是堅持自然之法,反對魔法的,所以在歐州的人基因有一種自然天擇的想法吧。與我們的儒家的經世致用的現世主義完全不同。所以我們很擔心和恐慌,畏懼死亡。而他們認為自然本身就是有增有減,有生有滅的。自然主義也是保護主義的基石之一⋯⋯剛好對應全球化的終結⋯⋯
一个亚瑟王传说,扯了100多页,每次都说后面再详细聊,结果根本就不说。作者真是个女子大学的老师,老太太劲儿真冲!
制作者试图谈论英国前史中的凯尔特人的前世,作者认为凯尔特最初是与高卢人生活在欧洲西部的部族,其民族特征崇尚巨石文化,具有德鲁特巫师体系,后来与高卢人的最大区别是信仰了基督教。之后凯尔特人从高卢平原西北部的布列塔尼西渡海峡,来到了英国,但是随着罗马帝国的外扩,在欧洲中部的日耳曼人中的一支盎格鲁撒克逊人也被驱赶到了不列颠半岛,使得凯尔特人向西边的爱尔兰和北边的苏格兰地带退却,但是布列塔尼的凯尔特精神得以延续,直到英法百年战争的争夺,也是基于布列塔尼的争夺,直到最后法国获胜,布列塔尼被吞并,才形成了今天的历史格局,由此说明了法兰西的多民族性,自古以来难治理。另外前文提及了斯基泰人的鹿石文化,与凯尔特的巨石文化,是否相关,值得探讨。
既不取“凯尔特虚无主义”,也不取“凯尔特本位主义”,借助历史学和民俗学方法展现了一个历史和地理均不连贯的“凯尔特文化”,读完后疑惑反而更多了。
不得不说,凯尔特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包括但不限于民俗文化,故事传说,民族融合与迁徙,现代的文化认同等等等,在作者的描述下,凯尔特几乎是除了希罗以外欧洲的另一大底色。我能感受到作者的野心,书的内容几乎将这些方面都囊括了进去,并进行了一些概述。但这本书坏也是坏在这里,凝练(或者说单纯叙述)的文字挤不出多少水分,而本书又缺乏一个高屋建瓴的框架去概括与指导读者阅读,这就导致内容十分庞杂,对于一般通过人来说很不友好。
这一本观感上最大的不适就是不停地说后面再细讲某一话题,这不是组织结构上的问题吗
收获还是有的,主要是布列塔尼的历史有点清楚了。可以理解这个话题难以有系统化的叙述,但这位作者还是写得太琐碎太堆砌了,读得令人发困。
这套书不是每本都好看,这本就是。就是一堆信息堆砌,很混乱。说了又仿佛没说。干巴巴的
翻书时,很想看凯尔特是如何在近代被“发明”的,关于近代民族主义与祖先崇拜、神话构建也很期待作者能做出更进一步的阐释,种种期望到书终结时才彻底失落。或作者重心不在于此,她提出的“最初的欧洲”似乎少不了凯尔特人的脚步,早起的基督教也没有后期那么全能,作为领土、行政概念的法国、英国也是近几百年的历史,难道作者是想强调这些,通过碎片化的神话、历史传说叙事来实现之。但作者行文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个日本学者,她对凯尔特语的精通展现得十分明显,但对于复杂问题的思辨似乎不在她的视野之内。
字里行间,总能看到自己以往不知道的事情,而且,居然印证了以前在[维京传奇]里看到的很多事件——我一直以为[维京传奇]是在戏说历史——能学一些是一些吧…🥃
手机扫码访问
下载地址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