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死亡之歌

小小的死亡之歌

[西] 加西亚·洛尔迦

出版时间

2016-10-01

ISBN

9787020119981

评分

★★★★★

标签

文学

内容简介

《小小的死亡之歌》精选戴望舒所译的洛尔迦诗歌,约二十余首。西班牙诗人洛尔迦的诗歌想象力和中国诗人戴望舒的文笔之美,相映成辉,和合无间,最大程度地呈现了现代诗歌的动人魅力。

加西亚·洛尔迦(1898-1936),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西班牙诗人。他的诗同民谣结合,创造出全新的诗体:节奏优美,想象丰富,易于吟唱,显示了超凡的诗艺。

目录
诗篇(1921)
海水谣
小广场谣
深歌诗集(1921)
三河小谣

显示全部
用户评论
隐藏评论
哎哎!
洛尔伽的诗是玉簪花和橙子的诗,是唱歌的天使的诗,也是死亡之诗。在西班牙,“一切大事都具有终极的死亡才有的金属性质”,所以他笔下的死亡都是盛大的,是色彩的生命的歌,反对沉默与强权。戴望舒的翻译真好啊,节奏和韵律都出来了。“花儿为爱情而亡。”2018-044
洛尔迦诗抄。如果我会作曲,一定将这本诗集里小诗全谱上曲子,出一张专辑。
可爱的诗谣,很少看见诗人被匪帮杀害的
和《印象与风景》相比,诗歌里的洛尔迦更吸引我。那是来自于西班牙民间的吸引力,是每一首诗我觉得都要配上一首民谣歌曲的吸引力,是诗歌本身来自于人民的吸引力,虽说内容不多,可丰富的想象以及真正的“人民文学”还是让我被其吸引。“我用颤抖的声音歌唱他的优雅,我还记得住橄榄树林里的一阵悲风”这献给梅希亚思的挽歌不也正是献给Lorca自己的吗?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绿的风,绿的树枝。船在海上,马在山中。 戴望舒先生的翻译极好,但这种音乐感无论如何也翻译不出来,真的太可惜了。
再读 呜咽那篇还是震撼, 洛尔迦摘取了民谣中音符谱写自已诗意的语言,二者的结合是一切一切的最完美的形态
读完诗稿,了解了洛尔迦的政治事迹和诗里的吉普赛风情,只能遗憾即使是景慕如戴望舒也没能译出原诗的美来
洛尔迦的诗是消泯边界的,颜色、物体、人之间的边界都被模糊,一切都可以进入其他事物。奇怪的是,每个小集子的封闭性又很强,似乎不允许任何杂质进入。也因此,他的诗时常给人惊喜,也有时候让人失望。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诗是要吟唱的,在安达路西亚农民和格拉那达窑洞里的吉普赛人嘴上
手机扫码访问
下载地址
我要反馈